相关文章

莫让“环保袋”辱没环保名

不久前,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其官网设立“我为塑料垃圾污染防治建言献策”专栏,向社会征集塑料垃圾污染防治建议。比起建议,人们更关注的却是对10年“限塑令”成效的评价和反思。

尽管官方并不愿意承认“限塑令”效果不佳这一点,但有两个不容争辩的事实:一是塑料袋的社会使用量并未减少,反而大大增加了。据中国塑协塑料再生利用专业委员会统计,在“限塑令”施行之初的2008年,中国每天对塑料袋的使用量就高达30亿个,其中仅用于买菜的塑料袋就达10亿个。而10年之后,买菜大量使用免费塑料袋等老问题仍在继续,而快递、外卖等新业态的发展也给中国的白色垃圾治理之路带来了新的困扰。根据媒体此前披露的数据,2016年,仅快递业塑料袋使用量就高达147亿个。

第二个事实是,作为传统塑料袋的替代品,被寄托环保希望也被赋予环保之名的各类环保袋大行其道,如今亦成泛滥之势。其所造成的后果,甚至比塑料袋污染更为严重。我们需要知晓的一个简单知识是,环保袋实际并非如字面意义的环保,它只是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实现相对意义的环保。而尴尬的现实是,当下根本就没有满足的条件。

人们目前所使用的环保袋,按材质划分包括纸类环保袋、塑料环保袋、无纺布环保袋以及棉麻材质类环保袋,其中无纺布袋用量最大。英国环境局(UKEA)对这些环保袋的资源消耗情况进行研究,结果让人吃惊:在典型的使用和丢弃模式下,消费者如果想要使污染和碳排放量最小化,应该使用塑料袋并至少重复使用一次——比如用作垃圾袋或其他次要用途。在受调查的所有种类中,由高密度聚乙烯(HDPE,即常用的塑料材质)制成的传统塑料袋每次使用造成的环境影响最小。对比之下,无纺布袋由于在制造和运输过程中需要更多资源,其导致全球变暖的潜在可能性及严重性远超其他材质。

虽然塑料袋不易降解,制造和运输它们需要的资源却非常少。塑料袋的碳排放量、废弃物产生量和副产物量都低于其他材质的环保袋。英国环境局研究计算出每只塑料袋的碳消耗略少于2000克。而为了达到与塑料袋相等的单次使用碳消耗,纸袋需要被使用7次,可回收聚丙烯制成的无纺布袋需要26次,而棉布无纺布袋则需要被使用327次。

前文所提到的实现环保需要“满足的条件”,就是达到上面的使用次数。而事实上,绝大多数无纺布袋只使用一次甚至根本不用即被丢弃了。无纺布袋的充裕数量促使消费者将它们当成一次性用品,违背了其设计初衷。这场低级且无重点的狂热行动,本是为了避免正在迫近的生态灾难发生,但似乎反而帮了倒忙。

无纺布环保袋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用?原因在于这种袋子不实用、不耐用且用着心里不舒服。无纺布袋子一般材质都不耐重,多装东西就容易破掉、断掉,这就给重复使用打了折扣。材质差还不算,商家为了节省成本,免费发放的无纺布袋子不仅越做越薄,还越做越小,只有A4纸那么大,根本装不了什么东西,无法充当购物袋使用。另外,不管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商家发放的环保袋,都是委托他人代工生产,袋子外面不仅打上了发放单位的广告,袋子生产厂家也把自家的名称电话印了上去。除非不重形象不爱美,谁愿意带着这么一个满是广告、花哨而丑陋的袋子逛街购物呢。

不喜欢、不用了肯定会扔掉,而更为严重的环境问题也就随“扔”而来。其实,“环保袋不环保”只是一个不当的现实结果,并非必然。我们知道,从本源上讲,环保袋真正的环保意义只在于其被长期地、反复地使用,一个环保袋用的时间越久、用的次数越多,其“环保”价值体现也就越多、越充分。而如果环保袋数量过于庞大,以至于人们每个袋子只用一次、用完即丢,那么其所谓的“环保”价值就无法体现,甚至成为负值。由此我们也就知道,环保袋如今背负“不环保”的名声,根源在于过量“发行”,而过量之过,则基于逐利之心。

看来,让环保袋真正体现其环保价值,做到名实相符,必须采取措施控制数量。这就要求政府监管部门要加强市场管理,对生产和定购环保袋的厂商进行监督,明确罚责。就消费者而言,应自觉养成自带环保袋购物的习惯,减少索取、购买购物袋的行为。当然,还可以通过建立诸如“环保袋循环流通机制”这种更为积极的措施,以更大限度地实现环保袋的社会价值。

《中国质量报》